阿富汗庆祝百年独立日!

意外碰到自己的“克隆人”!

冠道:造谣"联合国总部搬迁西安"

2019年10月22日 23:32

春天之景让。人觉。得舒适,温暖。


  时间都去哪儿了?对于这个问题,也许每个人都在自问自答着,但或许永远也找不到它的答案……
  就像朱自清在他的文章里写道:“洗手的时候,日子从水盆里过去;吃饭的时候,日子从饭碗里过去……”
  花开花落,流水无声。时钟一刻不停地转动着,为生命的每一天计时。时间到底是个多么离奇的东西,宝贵得让任何事物浪费不得。抬头望望那块挂在墙壁上的钟表,我陷入了沉思:钟表仅仅是一个家具或者摆设,而真正意义上的是那溜走在转动过程中的时间罢了。而我们的时间,屈指算来,已经走过了几千个日日夜夜,我们迎接了几千个的日出与日落,岁月的年轮载着我走过了十几个春秋。听着这首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,总觉得心里暖暖的、酸酸的,充盈着满满的感动。我默默地在这好听的音乐声中思索,感悟生命,思考永恒。少年时书写的梦想,青春时紧紧攥在手心的固执,和那不服输的骄傲,一个个年轻的臂膀上书包勒出的浅浅的痕迹,也许就是我们所拥有的对时光地诠释了吧。
  烟花飘落,光。阴无痕。春夏秋冬四季轮回,喜怒哀乐全为过往,曾经的斑驳美丽,酸酸甜甜,似水流年一去不返,唯时间引领着世间万物一直向前,不曾回头也无法回头地向前“记忆中的小脚丫,肉嘟嘟的小嘴巴……”,使我突然想到刚过完一岁生日的小弟弟,咿咿呀呀的学说话,把姐姐叫成奶奶,把妈妈吃着的苹果弄到地上却还“咯咯”的笑,多么纯真的面孔都要在岁月的长河中消失不见,不是吗?这些变化多么让人心痛却又无能为力。打开那本已经沾染了些许尘土的相册,我的百日照,一周岁、两周岁、三周岁的照片,可惜以后的找不到了。泪水模糊了视线,时间都去哪儿了?我们在步履匆匆地成长着,而我们的爸爸妈妈,步履却日渐缓慢着,他们不正是歌里唱的“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,生儿养女一辈子,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……”可否让岁月走得慢些,让我永远陪伴着那些对我们最重要的人。
  一辈子的时间说长也长,说短也短,我们在感悟岁月无情的同时,时间分秒的流逝逼迫我们没有理由不珍惜当下,过好每一天,努力拼搏在青春年华里。这样,当我们也不再年轻的时候,最起码觉得对得起自己,因为我们曾经热烈、曾经灿烂,曾经努力地燃烧过!
  (指导老师:隋永奎)
冠道

突然们中间闪出一道光,孩。子变成了一条蛇。可是,村民却都得救了!人们为了纪念这个勇敢的孩子,在村子广场中间,雕刻了一个。石像。数以千年,这个石像都是这个村子的守护神。

但是,小明那美hao的生huo,jiuyao到此wei止了。这一qie,du是因为电子产品的到来。

冠道
  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,家庭会议在餐厅举行,主要讨论的是一家人的身材问题。由于这一阵子我们一家三口胃口大开,导致我们渐渐出现liao肥胖问题。我鼓起了小小的将军肚,妈妈腰上有了“救生圈”,爸爸就更不用说了,演八戒都不用化装了。我们讨论减肥方法,讨论了半天,最终采取妈妈的观点:运dongjian身。可怎么运动呢?这又是一个难题,我们讨论来讨论去,ye没讨论出个究竟。于是,这场家庭会议就这样糊里糊涂dijie束了。
  一天下午,我放学回到家,被一阵强劲有力的音乐声吸引到了妈妈的卧室,只见妈妈正伴着舞曲声手忙脚乱地学跳健美操呢!
  看着她那手足无措的样子,我好奇地问:“妈妈,你跳的这是什么?”我的话音刚落,妈妈便气喘吁吁地说:“我买了一盘健美操光盘,每天跳一遍,跳个满头大汗,肯定能把这“救生圈”给卸下来!
  说完,她红润的脸上洋溢出自信的神色。我听了,不由得想:“妈妈都一ma当先了,我还在这愣着干吗?我也和妈妈一起跳吧!
  于是我也跟着妈妈手舞足蹈起来,可是由于天生笨拙,我只好改行换道了。可是换成什么呢?我又一次愁眉不展起来,无意中摇起了妈妈平时锻炼用的呼啦圈。真奇怪,呼啦圈竟在我的腰上不下来了!
  我高兴地想:也许我有这方面的天赋,那就选择转呼啦圈吧!
  于是,转呼啦圈成了我的运动项目。见我俩都行动起来,爸爸也不甘示弱。不知在什么时候,爸爸的卧室里添置了一个新式武器———篮球,这是怎么回事?我和妈妈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于是,在一次午饭中,我和妈妈不约而同地向爸爸提出了心中的疑问。爸爸的语气里带着自豪:“哈哈!你们娘俩都运动起来了,我可也得运动运动。我报了一个单位举办的篮球培训队,每天下午都去训练,我减肥的效果绝不会比你们差!
  想着爸爸那胖胖的身影在烈日底下奔跑、跳跃、投篮,我不由得抿起嘴笑了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们每天都会运动几个小时,风吹雨打,从不间断。两个月后,我们一家人果然瘦了许多。现在,妈妈当上了几个朋友的健美操老师,我参加了学校的运动会,爸爸成了球队的主力队员,这可真是一举两得呀!
  现在,健身运动已经成了我们一家三口形影不离的好伙伴。在运动中,我们拥有了健康,拥有了快乐!

冠道:甘肃敦煌鸣沙山游客众多!


  “嘭!”沉重的带门声夹杂着十分的不满,分明在向我抗议。孩子她爸也只能靠在床背上沉沉地叹息。纵使有千个委屈,万种理由,在这个寒夜里,我也只能压在心头,一直缄口不语。
  就因为我是孩子的后妈,所以,她总把我拒于情感的千里之外,使母女之间产生了一段山长水阔的距离。
  渐渐地,孩子她爸的均匀鼾声在空荡的房间里钟声般地回荡,我却翻来覆去始终难以入睡。隔壁房间的灯还亮着,我知道,她害怕黑暗,这是她———那个可怜而又倔强的孩子的习惯。此刻,她睡着了吗?她是否为我刚才与她的一场“战争”做“总结”?唉!我根本就不想这样,她肯定不知道我在深深地“反思”。
  一缕风从窗外悄悄地溜进来,沉寂中传出几声响动。是什么声音?我打了个冷战,不由得紧了紧被子。隐隐又是一阵咳嗽,细细的,好像从她那边传来的,不会是她吧?怎么回事?“咳咳……”越来愈清晰,我到底分辨出是她,孩子,你着凉了?
  披衣起床,站在这扇门前,我却不知道是否该推开它,里面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太陌生了。门上那张纸条依然刺眼:闲人免进!屋外,一阵阵冷风把院子中的大树摇撼得簌簌作响,仿佛在提醒我,房间的主人并不欢迎我。
  进去?我真没有那股勇气。回转?我又怎能这样麻木。我徘徊着……房间里的咳嗽似乎拼命地压抑着,我矛盾着的心也按捺着,5秒,10秒,15秒……再也容不得多想了,孩子的身体要紧,强烈的责任感驱使着我应该立即做出正确行动!
  我战栗而坚定地推开了房门,被褥的轮廓告诉我,她背向着里面,蜷缩着身子。一股股冷风直往我衣缝里灌,我不由得一阵哆嗦。唉!这个小丫头,这么大的人了,晚上睡觉连窗户都忘记了关,真粗心———不,也许是跟我赌气。我赶紧关好窗户。
  她肩头的被子快滑落了,我又小心地帮她掖好,睡相怎么这样差呢!哦,还有枕头,斜斜的,我拽了拽,唉,上面被泪水沾湿了一大片!她刚才哭了……我发现她的睫毛好像微微颤动了一下,或许,她还没有睡着,她不过是用她最可怕然而又最无助的方式抗拒我。一直以来,她在我面前都很倔强,而实际上很脆弱。在她的心目中,大概这世上只有她的生母才会关爱她!而我……我不禁两眼一酸,泪水控制不住地滚下两颊。
  轻轻地带严房门,我感到完成了一个什么重大任务,心比刚才平静多了。窗外射进一束银色月光,使这个夜晚显得分外静谧。
  孩子,愿你做个幸福的美梦!我缓缓上床,默默念叨。
  孩子,我们的距离何时为零?我殷殷期待,久久不眠。
  点评
  以“距离”为题的叙事性文章在各种报纸杂志上几乎屡见不鲜。它们大多以“我本人”的角色切入,叙写“我”与周边人物产生的情感纠葛;或者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,刻画人与人之间存在的思想矛盾。故尽管扣题严密,不离不弃,语言优美,流光溢彩,但是终究难以消除读者的“至今已觉不新鲜”的审美疲劳。本文则别出心裁地一变视角,将“我”定位为“后妈”而不是“女儿”,以“后妈”的行踪贯穿情节的始终,以她的眼光折射母女的隔膜,让她的心理得以淋漓尽致的展示,从而成功地塑造出一个善良温厚、忍辱负重的继母形象。全篇构思新颖,开合自然,描写细腻,情感真挚,给人“惊鸿一瞥”的美感。假如作者步人后尘,将自己定位为“女儿”,从“女儿”的立足点出发叙事抒情,就断然不会以此《距离》拉近读者的阅读距离,收到出奇制胜的效果。作者的成功启示我们:有了好的题材、主题,还须有最佳的透视角、突破口,才能打造领异标新之作;反之,即使遣词造句的功夫不俗,也只能写出老生常谈之篇。所以,巧换视角,确实不失为创新的妙技之一。冠道
  技法阐释
  所谓“视角”,即观察的角度。苏轼《题西林壁》云: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”这一名句正揭示出,客观事物往往有着多方面的特征,如果从不同角度观察,就如同白衣苍狗,异彩纷呈。同样,写作也有个视角的问题。一样的题材由于视角不同,表现的意义也迥异。因此有人说,题材并无新旧冷热之分,只是作者的视点有多寡之别。
  军事上有句术语叫作正面难攻侧面上。对于司空见惯的题材,只要善于从侧面观察思考,就能发掘出熠熠闪光的新意,演绎成别具一格的文章。所以,作为一种写作策略,变换视角就是运用求异思维,另辟蹊径,改换视点,探寻能够充分表现题材的最佳炼意谋篇角度的艺术手段。它的目的在于除旧布新,效果在于出奇制胜。其中内容主要包括两个方面:一是炼意,一是谋篇。对于前者我们实践较多,因而理解不难。譬如,同样写看戏,20世纪20年代,鲁迅在《社戏》里刻画一群农村孩子的天真烂漫的形象,表现了劳动人民淳朴善良、友爱无私的美好品质;20世纪50年代,刘绍棠在《看戏》中则描绘梅兰芳大师的杰出表演的热烈场面,赞美了社会主义国家里热情的观众和热情的艺术家。这样角度一变,主旨全新,使得两文各呈春兰秋菊的艺术美感。对于后者,我们尝试甚少,因而领悟欠深。譬如,一般人写家庭生活,往往从自身的角度来抒写遭遇的冷暖、感受的悲欢,难免平庸无奇、老生常谈。然而舒婷有篇名叫《我儿子的一家》的散文,从儿子的视角写一家人的观念差距,情感的冲突,满纸幽默诙谐,妙趣横生。这样视角一变,意境全新,令人读罢强烈震撼,拍案叫绝。
  如果说,变换视角用于炼意思维比较单一,仅仅需要依靠辩证观察的能力,那么,用于谋篇工程就相对复杂,还得凭借艺术筹划的匠心。具体操作时,首先要理清材料中的对象,根据它们的特征,辨明所蕴含的思想意义,然后以服从中心的需要为前提,遵循“平中见奇、常中求险、陈中觅新”的原则,遴选其中的某个(或多个)为立足点,叙事写景,展开文脉。或者变换身份,反串角色,如鲁迅在《孔乙己》中以小伙计的见闻来展示孔乙己的人生悲剧;或者运用比拟,化物为人,如张晓风在《行道树》中以一列行道树的自述来讴歌无私奉献者的高尚情操;或者避实就虚,旁敲侧击,如莫泊桑在《我的叔叔于勒》中以侄子的眼光来透视于勒兄嫂的腌臜灵魂;或者聚焦“众眼”,见仁见智,如有人在一篇题为《幸福》的佳作中,依次以祖父、父亲、“我”的心声和行迹来诠释“幸福”的丰富内涵……不一而足。如此新翻一曲不同凡响的“杨柳枝”,必然令人读来“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”。


  时间都去哪儿了?对于这个问题,也许每个人都在自问自答着,但或许永远也找不到它的答案……
  就像朱自清在他的文章里写道:“洗手的时候,日子从水盆里过去;吃饭的时候,日子从饭碗里过去……”
  花开花落,流水无声。时钟一刻不停地转动着,为生命的每一天计时。时间到底是个多么离奇的东西,宝贵得让任何事物浪费不得。抬头望望那块挂在墙壁上的钟表,我陷入了沉思:钟表仅仅是一个家具或者摆设,而真正意义上的是那溜走在转动过程中的时间罢了。而我们的时间,屈指算来,已经走过了几千个日日夜夜,我们迎接了几千个的日出与日落,岁月的年轮载着我走过了十几个春秋。听着这首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,总觉得心里暖暖的、酸酸的,充盈着满满的感动。我默默地在这好听的音乐声中思索,感悟生命,思考永恒。少年时书写的梦想,青春时紧紧攥在手心的固执,和那不服输的骄傲,一个个年轻的臂膀上书包勒出的浅浅的痕迹,也许就是我们所拥有的对时光地诠释了吧。
  烟花飘落,光阴无痕。春夏秋冬四季轮回,喜怒哀乐全为过往,曾经的斑驳美丽,酸酸甜甜,似水流年一去不返,唯时间引领着世间万物一直向前,不曾回头也无法回头地向前。“记忆中的小脚丫,肉嘟嘟的小嘴巴……”,使我突然想到刚过完一岁生日的小弟弟,咿咿呀呀的学说话,把姐姐叫成奶奶,把妈妈吃着的苹果弄到地上却还“咯咯”的笑,多么纯真的面孔都要在岁月的长河中消失不见,不是吗?这些变化多么让人心痛却又无能为力。打开那本已经沾染了些许尘土的相册,我的百日照,一周岁、两周岁、三周岁的照片,可惜以后的找不到了。泪水模糊了视线,时间都去哪儿了?我们在步履匆匆地成长着,而我们的爸爸妈妈,步履却日渐缓慢着,他们不正是歌里唱的“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,生儿养女一辈子,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……”可否让岁月走得慢些,让我永远陪伴着那些对我们最重要的人。
  一辈子的时间说长也长,说短也短,我们在感悟岁月无情的同时,时间分秒的流逝逼迫我们没有理由不珍惜当下,过好每一天,努力拼搏在青春年华里。这样,当我们也不再年轻的时候,最起码觉得对得起自己,因为我们曾经热烈、曾经灿烂,曾经努力地燃烧过!
  (指导老师:隋永奎)
冠道
  “嘭!”沉重的带门声夹杂着十分的不满,分明在向我抗议。孩子她爸也只能靠在床背上沉沉地叹息。纵使有千个委屈,万种理由,在这个寒夜里,我也只能压在心头,一直缄口不语。
  就因为我是孩子的后妈,所以,她总把我拒于情感的千里之外,使母女之间产生了一段山长水阔的距离。
  渐渐地,孩子她爸的均匀鼾声在空荡的房间里钟声般地回荡,我却翻来覆去始终难以入睡。隔壁房间的灯还亮着,我知道,她害怕黑暗,这是她———那个可怜而又倔强的孩子的习惯。此刻,她睡着了吗?她是否为我刚才与她的一场“战争”做“总结”?唉!我根本就不想这样,她肯定不知道我在深深地“反思”。
  一缕风从窗外悄悄地溜进来,沉寂中传出几声响动。是什么声音?我打了个冷战,不由得紧了紧被子。隐隐又是一阵咳嗽,细细的,好像从她那边传来的,不会是她吧?怎么回事?“咳咳……”越来愈清晰,我到底分辨出是她,孩子,你着凉了?
  披衣起床,站在这扇门前,我却不知道是否该推开它,里面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太陌生了。门上那张纸条依然刺眼:闲人免进!屋外,一阵阵冷风把院子中的大树摇撼得簌簌作响,仿佛在提醒我,房间的主人并不欢迎我。
  进去?我真没有那股勇气。回转?我又怎能这样麻木。我徘徊着……房间里的咳嗽似乎拼命地压抑着,我矛盾着的心也按捺着,5秒,10秒,15秒……再也容不得多想了,孩子的身体要紧,强烈的责任感驱使着我应该立即做出正确行动!
  我战栗而坚定地推开了房门,被褥的轮廓告诉我,她背向着里面,蜷缩着身子。一股股冷风直往我衣缝里灌,我不由得一阵哆嗦。唉!这个小丫头,这么大的人了,晚上睡觉连窗户都忘记了关,真粗心———不,也许是跟我赌气。我赶紧关好窗户。
  她肩头的被子快滑落了,我又小心地帮她掖好,睡相怎么这样差呢!哦,还有枕头,斜斜的,我拽了拽,唉,上面被泪水沾湿了一大片!她刚才哭了……我发现她的睫毛好像微微颤动了一下,或许,她还没有睡着,她不过是用她最可怕然而又最无助的方式抗拒我。一直以来,她在我面前都很倔强,而实际上很脆弱。在她的心目中,大概这世上只有她的生母才会关爱她!而我……我不禁两眼一酸,泪水控制不住地滚下两颊。
  轻轻地带严房门,我感到完成了一个什么重大任务,心比刚才平静多了。窗外射进一束银色月光,使这个夜晚显得分外静谧。
  孩子,愿你做个幸福的美梦!我缓缓上床,默默念叨。
  孩子,我们的距离何时为零?我殷殷期待,久久不眠。
  点评
  以“距离”为题的叙事性文章在各种报纸杂志上几乎屡见不鲜。它们大多以“我本人”的角色切入,叙写“我”与周边人物产生的情感纠葛;或者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,刻画人与人之间存在的思想矛盾。故尽管扣题严密,不离不弃,语言优美,流光溢彩,但是终究难以消除读者的“至今已觉不新鲜”的审美疲劳。本文则别出心裁地一变视角,将“我”定位为“后妈”而不是“女儿”,以“后妈”的行踪贯穿情节的始终,以她的眼光折射母女的隔膜,让她的心理得以淋漓尽致的展示,从而成功地塑造出一个善良温厚、忍辱负重的继母形象。全篇构思新颖,开合自然,描写细腻,情感真挚,给人“惊鸿一瞥”的美感。假如作者步人后尘,将自己定位为“女儿”,从“女儿”的立足点出发叙事抒情,就断然不会以此《距离》拉近读者的阅读距离,收到出奇制胜的效果。作者的成功启示我们:有了好的题材、主题,还须有最佳的透视角、突破口,才能打造领异标新之作;反之,即使遣词造句的功夫不俗,也只能写出老生常谈之篇。所以,巧换视角,确实不失为创新的妙技之一。

冠道:解放军直10走出国门

【<】【p】【>】【一】【处】【小】【池】【塘】【,】【池】【水】【清】【澈】【见】【底】【,】【湖】【边】【花】【草】【丛】【生】【。】【旁】【边】【独】【树】【一】【棵】【柳】【树】【,】【枝】【条】【垂】【下】【轻】【拂】【水】【面】【,】【几】【条】【小】【鱼】【调】【皮】【地】【追】【逐】【着】【,】【水】【面】【荡】【开】【的】【涟】【漪】【映】【着】【翠】【柳】【。】【柳】【树】【旁】【,】【几】【丛】【小】【花】【迎】【着】【阳】【光】【绽】【开】【灿】【烂】【的】【笑】【脸】【。】【一】【个】【小】【娃】【娃】【采】【下】【一】【朵】【,】【别】【在】【耳】【朵】【上】【,】【把】【自】【己】【打】【扮】【得】【像】【个】【迎】【春】【小】【喜】【神】【。】【<】【/】【p】【>】冠道【<】【p】【>】【昨】【天】【,】【是】【我】【最】【开】【心】【的】【日】【子】【,】【因】【为】【昨】【天】【是】【义】【卖】【,】【我】【兴】【奋】【的】【不】【得】【了】【,】【那】【么】【就】【回】【顾】【昨】【天】【的】【义】【卖】【吧】【!】【<】【/】【p】【>】

冠道:西安舰抵达圣彼得堡

【<】【p】【>】【三】【天】【后】【,】【试】【卷】【发】【下】【来】【后】【,】【我】【只】【考】【了】【8】【4】【分】【,】【可】【我】【并】【没】【有】【多】【难】【过】【,】【毕】【竟】【我】【努】【力】【了】【,】【努】【力】【就】【代】【表】【我】【拿】【到】【满】【分】【了】【。】【<】【/】【p】【>】

友情提示:{?域名}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造谣"联合国总部搬迁西安",脚踩桌子引争议!,炒房客22万买破“学区瓦房”,老黄瓜刷绿漆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{?域名}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